您的位置:霍家小說 > 都市言情 > 上官若離東溟子煜 > 第766章 鳳三公子醒了

第766章 鳳三公子醒了

作品:上官若離東溟子煜 作者:王爺獨寵廢柴女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男人痛的悶哼一聲,“不是,我中了藥誤入這里!”

    這若是平常男人痛的早就慘叫了,而這男人只是悶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還挺忍!

    上官若離扯下床帳掛鉤上的繩子,將男人的另一只手也別過來,將他兩只手腕在身后捆起來。

    又扯下另一根掛鉤,將男人的腿也捆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誤入?那是怎么知道我瞎的?那就等著人捉奸吧!到時看你怎么死!”她動作干凈利索,捆的繩子結很專業,越掙扎越緊。

    但男人并沒有掙扎,四肢無力的趴在床上,垂在床邊的腿微微發抖,嘴里發出痛苦隱忍的悶哼聲。

    上官若仙摸到他的頸動脈,心跳快的可怕,這古代的藥效還挺好啊。

    不光她的傷好的比現代要快很多,連這種藥也是要死人的節奏。

    上官若離是遵紀守法的現代法制社會的人,甚至她還是一個執法者,她不能見死不救,這人還不構成死罪。

    即便是死罪,她也沒權利私自處置。

    呵呵,在以后的日子里會證明她這種想法在這個強權為尊的社會里很天真。

    將他翻過來,借著窗子里透過來的微光,見到他痛苦的緊閉著眼睛,大口地喘著氣,面色發紅,因呼吸劇烈而身子發顫。牙齒咬著下唇,已經出血了。

    顯然是在極力隱忍。

    若是他高聲呼喊,把人引來,不用做什么,上官若離的閨譽就毀了。

    當然,上官若離現在已經沒有了閨譽這東西。

    上官若離的醫術在特工訓練時是最卓越的,所以上級為了剿滅那個地下人口器官販賣組織,派她在醫院臥底了一年多。

    所以看他四肢癱軟,唯獨那地方一副要沖鋒陷陣的樣子,上官若離斷定他中的媚藥里還有軟筋散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所以這要女人主動才能成事。

    上官若離猜測,這應該不是上官若仙搞得鬼。

    若是上官若仙,只會讓男人更加龍精虎猛。這樣才能把她折磨了,打入十八層地獄。

    仔細觀察這男人的模樣,臉色蒼白,相貌普通,但他痛苦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難道是……

    手伸到他的臉邊,想確定他是不是帶著傳說中的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“不要!讓本、我離開!”男人轉頭躲開,仿佛用盡了最后的力氣。

    那語氣羞惱而決絕。

    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?寧愿死也不丟臉?

    看他穿著夜行衣,肯定是翻墻進來的,他現在這樣子,別說翻墻,連窗子恐怕都翻不出去。

    關鍵時候幫一把,先把他的命保住,然后再審問。

    可是她沒有解藥呀!

    好吧,人命關天,也只好……

    上官若離覺得應該給自己頒發一個舍己救人的活雷鋒獎章,這風格是太高了呀。

    她閉上眼睛,摸索著解開他的衣帶,現在她要做個真瞎子了,她還是純潔的妹紙,見到那可怕的東西會長針眼的。

    “你?”他不敢相信,聲音里還帶著怒氣,躲了躲,似乎有些良心上的掙扎。

    他還生氣了?

    上官若仙解開他手上的繩子,狠狠道:“那你自己來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但他的手抖得像帕金森似的,一直在顫抖,什么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上官若離怒道:“老娘救你一命,你若給老娘惹麻煩,老娘就弄死你!”

    咬了咬牙,心一橫,伸手一把握在手里……

    這是第一次做這種事,一開始不知該怎么下手,但她把這事當作一件救死扶傷的圣潔工作來做,甚至帶上了精益求精的業務鉆研精神。

    對于一個合格的、專業的、純潔的大夫,這算不得什么。泌尿科的大夫和護士大多數都是女的,取經也不過是日常工作中的一項而已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的時候,他的藥終于完全解開了。

    “艾瑪呀!你再不完事,我手腕都得折了!”上官若離靠在床柱子上,一陣頭昏眼花。

    這活兒比訓練還累呀!關鍵是心理承受的那種煎熬,嘖嘖,一言難盡呀!

    那人忽然輕聲開口,“本……我會對你負責、好好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離嚇得手一哆嗦,納尼?!不會吧!

    她只是動動手而已,而且什么都沒看見,他就賴上了!

    豪邁的擺擺手,“舉手之勞,何足掛齒!反正我什么都看不見。”

    那人語噎,眸中迸出怒意,咬牙道:“你這個女人,怎么如此……”豪放?

    上官若離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生氣,抓抓頭,這是在古代,如果按照發生關系來算,應該算是吧?

    他這是要來個以身相許?

    艾瑪!她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為了絕了他的念想,她道:“咱可是良家婦女,已經有未婚夫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沉默了一會兒,一半惱怒一半幽怨的問道:“你做這些,是,是跟誰學的?”

    尼瑪!這是典型的好心沒好報呀!

    “滾!”上官若離怒從心頭起,一腳踹過去,將他踹下床。

    自己下床,裝作瞎子從他身邊走過,到屏風后洗手。

    太惡心了,洗了好幾遍覺得洗干凈了,但她一聞,又嫌惡的洗了一遍。

    等回來,見屋子里已經沒有了那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空氣中那濃濃的栗子花味兒,上官若離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想想那人言行有些怪異,還知道她是瞎的,肯定認識原主,不會真賴上她吧?

    上官若離腦海里浮現出被一個大男人追在屁股后面求獻身的情景,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拂落一身的雞皮疙瘩,看看外面微明的天色,也沒了睡意。就在屋里鍛煉了起來,雖然她的肋骨已經不疼了,但傷筋動骨一百天,她著重做一些不影響肋骨的鍛煉。

    幸好在飲食上原主并沒有遭苛待,底子并不差,假以時日,她就能把這身子鍛煉成與前世一樣強。

    突然,聽到外面廂房的門吱呀一響。

    ,content_num
推薦閱讀: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(gl)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[古穿今]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
pk10五码45678不定位法